被譽為史上最黑暗的兒童片

來源:網絡投稿        編輯:影視小組
2020-06-01 08:19:09
分享:

今天又是兒童節,如今它已然成為每一個不想長大的孩子共享的節日,大多數人懷念的是童年那無拘無束無憂無慮的時光,純真、可愛是我們想要保留延續的特性。

但在41年前,一部號稱史上最黑暗的兒童片問世了,在電影中,主人公的童年卻充滿著血腥和荒誕,童年記憶對于他來說,是需要不停掙扎和擺脫的噩夢,就連愛也都變得扭曲和刺耳。

這部電影就是《鐵皮鼓》,又名《拒絕長大的男孩》。

電影改編自德國作家君特·格拉斯的同名小說《鐵皮鼓》,它被譽為二戰后最重要的文學作品之一,并幫助格拉斯登頂文壇,斬獲199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原著牛逼,電影同樣不遜色。作為導演沃爾克·施隆多夫的巔峰之作,《鐵皮鼓》被譽為“德國新浪潮”——新德國電影運動的代表作品,并將施隆多夫推上了新德國電影四杰的神壇。

前三次提名戛納都無緣登頂的施隆多夫,憑借《鐵皮鼓》,在第32屆戛納電影節上與拍出了《現代啟示錄》的科波拉共享了金棕櫚大獎,并在次年的第52屆奧斯卡上斬獲最佳外語片。

可以這么說,《鐵皮鼓》直接奠定了施隆多夫的影壇歷史地位,讓他從梅爾維爾的學徒助手一躍成為了享譽全球的大導。而《鐵皮鼓》本身則成了一部戰后藝術電影的標桿,和一個上世紀厚重史實的縮影。

影片改編了小說的前兩部分,以小說中二戰前夕到戰爭結束這一段故事為主,講述了主人公奧斯卡小小年紀就目睹了成人世界的丑惡,因此自導悲劇拒絕長大的故事。

母親和舅舅偷情,造成了親舅是自己親爸的事實,而舅舅偏又是個軟弱無能的人,面對真愛也只能茍且。

更有趣的是,據悉在拍攝時,偷情雙方是真正的全情投入,甚至NG后都難舍難分,這不僅對劇中的奧斯卡是噩夢,對戲外扮演奧斯卡的小衛可能也是一次不小的沖擊。

再者,當時的納粹就像瘟疫一樣籠罩著整個德國,狂熱和暴力讓奧斯卡喘不過氣,就連自己的同齡人也都像一個個小納粹一般,一同摁著他們眼中不合群的奧斯卡,強迫他喝下毒湯。

而唯一能給童年奧斯卡帶來微笑的商人馬克思,卻在納粹的反猶暴行中慘死。對于奧斯卡來說,世上所有的玩具和童真也都在那時隨著馬克思而離去了。

亂倫、虛偽、暴力充斥著奧斯卡的童年,而他的親人或老師不但沒能給予他保護,反而是不斷地刺激著他。孤立的奧斯卡只能用自己心愛的鐵皮鼓和喉嚨敲打嘶吼,拒絕和這個荒謬的世界同流合污。

施隆多夫舍棄了原著跳躍和龐雜的敘事手法,以小奧斯卡的視角為切入口,用樸實自然的鏡頭為我們描繪了一幅德國二戰前后的宏大歷史變遷圖景。

(圖片別倒)

插句題外話,小說中的第三部分,戰后德國的社會景象,原定是在本片續集中呈現的,可小奧斯卡的飾演者大衛·本奈特直到28年后才和施隆多夫再次合作拍攝了《烏爾詹》,《鐵皮鼓》的續集也就再也沒了下文,但這絲毫不妨礙它的偉大。

本片將驚悚片、喜劇片、色情片、政治諷刺片等多種類型片元素融為一體,是新德國電影在藝術手法上的一次突破。如此繁多的類型元素在本片中卻絲毫不顯突兀,反而是集中凸顯了大戰前后德國邊境小城——但澤地區人民荒誕的眾生相。

劇中每一個荒誕的人物設定或多或少都隱射著當時荒誕的時局。

奧斯卡名義上的父親是納粹和日耳曼血統的堅定支持者,他代表的是希特勒口中高貴的德國。奧斯卡的舅舅是波蘭人,全片則毫不掩飾他對奧斯卡母親的貪欲和面對其父親時的羸弱。而象征著但澤小鎮的母親,則在這兩個男人之間不斷徘徊,卻終究逃不過毀滅的命運。

作為一個旁觀者,小小的奧斯卡處在角落瞅著這些陰暗的人性,面對著這個荒唐的世界,我們也隨著電影的進行,跟著奧斯卡的視角審視著這段荒唐的歷史。

很少有人生來就反社會,但小奧斯卡是個例外。

奧斯卡和這個荒誕世界的割裂一直貫穿全片,從一開始他就躲在母親的子宮里抗拒新生,他從骨子里討厭這個世界,恨之入骨再貼切不過。

其實他也曾經憧憬過美好的親情和愛情,也幻想過光明的未來,就像出生時他母親許諾他的鐵皮鼓一樣,鐵皮鼓當時代表的就是美好的期許和誘惑。

但成人虛偽和野蠻的私欲很快就讓他看清了親情和愛情的真相,納粹荒唐又血腥的暴行讓他對自己乃至這個社會和國家都感到絕望,曾經誘惑著他來到這個世界的鐵皮鼓在他三歲那年變為了他對抗這個世界的武器。

同樣是拒絕長大,在筆者看來,如今我們更多的是在懷念童年的美好和純粹,而小奧斯卡拒絕長大卻并不是因為舍不得,而是他怕自己長大后會融入他們,喪失自己童年時對于成人世界的厭惡。

雖然身體停止了成長,但奧斯卡的心理卻是無比成熟的,畢竟6、7歲就能和歌德神交,這絕不是一般天才所能企及的。

本片最戲劇性也是最諷刺的地方可能也就在這。心智成熟的奧斯卡隨著時間的推移和閱歷的不斷增長,他終將成年。

在反抗自己父親和情人時,他不僅操用著熟悉的鐵鼓和尖叫,更是換上了象征成人的武器和姿態。

奧斯卡的親舅是自己的親爸,而他又是自己父親兒子的親爸,不知這是不是奧斯卡對于這個成人世界最直接的報復。

至始至終,奧斯卡都是一名時代的對抗者,但無論如何抵抗和報復,奧斯卡個人的命運在巨大的時代浪潮面前終究是微不足道的。

歷史的洪流席卷著一切,從這點看,奧斯卡僅僅是一個連自己的命運也從未真正掌控過的孩子。

相比我們那處于世界中心為所欲為的童年,奧斯卡的故事實在顯得太過凄慘和黑暗了。

影片結尾,德國戰敗,奧斯卡丟掉了鐵皮鼓,一頭扎進父親的墳墓并重獲新生,最終踏上了不知去向的火車。祖母一個人留在了但澤小鎮,繼續守候在那片荒地,烤著萬年不變的土豆青煙依舊。

相關文章
'); })();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排名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11选5分布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走势 上证指数历史市净率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今天最新 山东11选五走势图 北京pk拾稳赚技巧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视频 临汾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