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之日》影評:美國人民的抗暴實錄

來源:網絡投稿        編輯:影視小組
2020-06-01 20:03:11
分享:

《愛國者之日》,又名《恐襲波士頓》,由彼得·博格執導,于2016年上映。

首先,本文不負責論述美國為何遭受恐怖襲擊,以及相關的政治主張,視角主要落在美國人身上,就事論事,看待他們眼里的恐怖襲擊,其內容有偏頗,望讀者周知。

本片延續了彼得·博格半紀實的風格,是根據2013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爆炸的真實事件改編的。

2013年,美國當地時間4月15日下午2點50分,波士頓國際馬拉松賽現場發生了連環炸彈襲擊事件,據不完全統計,造成至少3人死亡,逾百人受傷,其中多人傷勢嚴重。

該事件性質極其惡劣,不僅造成在場民眾的傷亡,而且引起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憤慨。天日昭昭,豈能容忍恐怖分子肆意損害人民利益,踐踏國家安全?

在電影中,整個社會群情共憤,上下一心,將恐怖分子繩之以法的訴求早已超越了法律制裁的理性范疇,觸及到每一個人的內心世界,是民心所向,民意渴望。情感是非理性的,在電影中,它卻驅使每一個當事人,在危急之中做出理性的判斷。

這就是《愛國者之日》的情感基調,換言之,本片是一部傳達美式民主價值觀的主旋律電影,講述了危難之中,波士頓警察聯合FBI,在廣大市民的積極配合下,調查一場恐怖襲擊事件,并最終逮捕恐怖分子,為人民伸張正義的故事。

但是,本片并未止步于情緒操控、情懷賣弄,利用死者的傷痛,賺取美國人民廉價的眼淚,極盡矯揉造作之能事——這種操作過于低級;相反,《愛國者之日》在劇本張力、故事結構,以及整體視覺上,都極為優秀,呈現出優秀大片的質感。

這是筆者對本片最欣賞的地方:用拍電影的方式,去祭奠傷痛,非利用死者,謀取商業利益。動機若是后者,我相信,電影肯定不好看。

這里,彼得·博格的個人風格起了很大的作用。

熟悉彼得·博格,對他電影有所了解的人,必定能在他的電影中,感受到他異于別人的地方——很cool很粗糙。這里的粗糙非影片質量低下,而是他的拍攝方式有時候非常簡單粗暴。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他的電影中,無論近景、中景,還是遠景,經常會出現手持鏡頭,晃晃悠悠,推進故事前進,進行敘事的情況,顯得很敷衍、很隨意。

對于很多講究的導演,這是沒法接受的。這就好像你要墨鏡王在編寫男女對話時,讓角色大大咧咧地講大白話,或者在設計人物打斗時,讓張藝謀不用升格,不擺pose——這太不講究了。

彼得·博格就是這么不講究的人。正是因為不講究,反倒令他的電影呈現出紀錄片的“真實感”——比如《22英里》《孤獨的幸存者》。

沒錯,彼得·博格的電影很真實,這種真實時刻籠罩著角色,令人惴惴不安,擔心下一秒的悲劇。并且,影片一反前30分鐘定律,用了將近30分鐘的時間進行故事鋪墊,這個操作極其大膽。這首先得益于電影中的故事人盡皆知,給了觀眾十足的耐心,去忍受導演的任性,其次也展露了彼得·博格自身的野路子調性。兩者合二為一,成就了《愛國者之日》,它足夠出挑。

同時,彼得·博格的電影又很酷。很多時候,彼得·博格總能令我想起另一位cool哥導演——邁克爾貝。兩者同為野路子導演,繼承“大炸逼”的天賦屬性,喜歡在電影中搞大場景爆炸的場面。猶記得,筆者當年看《超級戰艦》,主角駕駛老朽戰艦,玩著大海漂移,隨后架起巨炮,對著外星人一頓狂轟。這場面,現在想來也足夠熱淚盈眶。

太酷了!

彼得·博格也將這股子蠻勁用到了《愛國者之日》上,在電影后段安排了一場巷戰。這場戰斗堪稱教科書級反恐演示,一路火花帶閃電,炸得觀眾兩耳發聵,頭暈目眩。不虧是邁克爾曼的學生,深諳“戰場臨在感”,將戰斗發揮到極致。

除了導演能力,本片的演員也不容小覷。

馬克·沃爾伯格、凱文·貝肯、約翰·古德曼,三位cool哥的表現各有千秋。

馬克·沃爾伯格沖動感性,還是那副嘮嘮叨叨、神經兮兮的模樣;

凱文·貝肯沉著冷靜,與去年新劇《山巔之城》中的老油條警察完全相反,在電影中,一副正人君子、高級精英的派頭——這老頭子特別有腔調,不知為何。

約翰·古德曼魁梧彪悍,繼續著粗糙漢子的形象,渾厚的嗓音令他的角色威嚴持重,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似乎要壓倒屏幕。

可以看到,本片沒有嚴格意義上的中心角色,這正是創作者想要的。在普遍意義的語境里,危難的降臨必然伴隨著英雄的崛起,這里必然有一個中心,代替眾人,對抗困境,仿佛歷史由他創造。

事實上,創造歷史的是人民,他們由每一個有血有肉的個體組成,他們或是膽小,或是暴躁,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人類該有的弱點他們一概不缺,可他們依然閃爍著人性的光輝,他們熱愛生活,樂于為美好的生活奉獻出自己的力量。正是這種力量,推動歷史的進程。

電影所表現的,正是這種人民英雄觀。

眼下,美國的暴動愈演愈烈,正以摧枯拉朽的勢頭,席卷美國大陸。不知那幾個惡意殺人的警察此刻作何敢想,或許他們應該多看看電影,早點明白一個道理:賦予你執法權力的,正是死在你腳下的人民——拔刀出鞘者,必死于刀下。

他們以另類的方式,創造了歷史,詮釋了一出真實的政治寓言。歷史會記住他們的,因為苦難刻著他們的名字,流傳給每一個后人。

最后,電影終究是電影,對于電影的價值觀,重在取舍,不可偏廢,全在觀眾自己。

相關文章
'); })();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团伙配资炒股 山东十一选五牛走势 体彩排列7怎么才中奖 中国芯片真正龙头股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怎么看号码 甘肃11开奖结果今天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5遗漏 海立通配资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