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蟲》寫下韓電影新歷史 奪奧斯卡大獎

來源:缺片網       編輯:影視小組
2020-02-11 18:15:49
分享:

2018年,7位本來只是默默無名、來自韓國地方城市的小伙子,雖然唱的是以母語韓語為主的歌曲,在社交網絡平臺也多只是以韓語發帖,但竟然可以一躍而上,成為全球最炙手可熱、甚至比以英語主流世界的好萊塢明星更有魅力,贏遍美國多個主流音樂大獎,他們的名字叫BTS防彈少年團。

2020年,一部沒有英語對白,拍攝主要在韓國國內取景,連一個享負盛名的外籍演員都沒有的電影,由南韓導演奉俊昊執導的《寄生蟲》,上映后竟然能夠打破一個接一個的韓國歷史紀錄,昨(10)日更破天荒地在象征著世界電影舞臺之顛-美國的奧斯卡電影頒獎典禮上,一舉摘下四大獎項,甚至成為了首部非英語作品,獲得了最佳電影的殊榮。

20年前,當我們還沒有創出K-Pop名詞,韓國把音樂都稱為歌謠的年代,一批對音樂有創意、膽識與市場抱負的韓國人,不甘只局限于當下南韓5000萬人口,決定要把視野開闊并推陳出新,誓要為這個國家的音樂帶來革新的改變。

結果,經過BoA(寶兒)、東方神起、少女時代、Wonder Girls、BIGBANG、PSY、Super Junior、SHINee、EXO 等團體與歌手,嘗試后跌倒再嘗試以后,最終在久經歷練下,20年后的今天,成功沖破了國家與洲份地域的界限,讓BTS能夠達成了韓國樂壇多年來的夢想,站在世界音樂市場最高峰的位置,使K-Pop獲得了國際社會的認同與肯定。

同樣,曾幾何時,當韓國電影還在被其他亞洲電影市場看不起,甚至曾經在韓國國內電影票房上,十大之中8部都是來自好萊塢,一部來自香港,可說是名副其實一蹶不振的年代,韓國電影從業員痛定思痛,決定要重振韓國電影的地位,而政府也看準了電影作為夢工場,為國家形象與經濟帶來無限改變契機的功能,大量投入國家資源,發展韓國電影工業。

最后在前輩林權澤、李滄東、洪常秀、金基德與樸贊郁等著名導演,在世界各地散播了韓國電影的種子基礎之下,最終在20年后的今天,成功透過奉俊昊之手,接過了奧斯卡的電影大獎,登上世界電影舞臺的頂峰,使韓國電影亦獲得了國際社會的認同與肯定。

如BTS般能夠把K-Pop原來置于藝術性與市場發展兩端的對立面,混合而成一種全新定義的K-Pop品種;今天奉俊昊執導的電影《寄生蟲》能夠雅俗共賞,既能夠取悅講求品味較重的歐洲電影市場觀眾,也能討好較講求市場排場與視覺刺激的美國好萊塢觀眾,建立出一套屬于奉俊昊獨有的電影語言,并感動了歐洲與北美的評審,獲得數之不盡的獎項,產生了《寄生蟲》綜合癥。究竟《寄生蟲》是如何突破前人未達之境地,在票房方面取得成功之余,在作品藝術性方面也得到了認可,在國際舞臺上掀起了獲獎熱潮?

以國際市場為視野的韓國電影

60年代韓國樸正熙政權一直視電影作為教化人民思想的工具,只有在出于鼓勵反共與推動社會集體辛勞工作的價值層面上,支持由那些題材主導的韓國工業發展。到了80年代,全斗煥為了以電影麻醉民眾想爭取民主與自由的意欲,大舉推行3S政策,把電影作為政治任務,以放寬大眾娛樂的方式,使年輕人誤以為軍事獨裁也有其得民心之處。

只是,正因為韓國電影市場陸續開放,讓好萊塢電影大舉涌入國內市場,無論在制作水平、故事構思與后期編制的水準,都遠不及美國與其他亞洲市場,韓國電影市場空間一下子被外國進口片擠壓,連十大票房中一部國產片也沒有。一時之間,韓國電影變得過街老鼠、無人問津。

精彩閱讀
'); })();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 股票入门学习 下载吉林麻将 网上娱乐棋牌 广西麻将南宁的玩法 怎样是公式算一肖 股票历史交易数据 富贵乐园怎么倒闭了 本期看图中一肖一特 福州麻将怎么玩图解 游戏网赚平台